黄吉虎,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

2次阅读
没有评论

本文目录

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

黄吉虎,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

黄吉虎资料图黄吉虎很喜欢小孩,还会经常翻翻孩子的作业。照理说,这些作业习题对于黄吉虎来说是小菜一碟。然而,这位1958年的浙江省高考榜眼、数理化全科满分的高材生却表示,有些题目,别说孩子做起来困难,就连他自己都做不起。“奥数根本就不应该在小学的时候学啊?会做那些题又能怎样?这样的结果,只是把孩子的思维逼进了死胡同。”黄吉虎说,他还是学生的年代既没有奥数,更没有兴趣班。1957年,黄吉虎偶然听到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的一个学术报告,是说那时中国穷,科技落后于别的国家,我们要努力学习来改变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黄吉虎说,但这样的学习显然不是从奥数当中来的。激发创造力别把孩子当成考试机器近年,我国部分城市的学校屡屡出现学霸,有些学校甚至把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作为炫耀的资本。对此,黄吉虎认为,这种教育模式已经把孩子变成了考试的机器。有的人大代表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要改变我国青少年“创业有余、创新不足”的局面,那么创新又该如何实现?对此,出席昨天会议的山东省章丘四中副校长李昌旺说,他们的学校进行创新教育改革已有10年了,方式是通过专业老师对孩子进行发散思维的诱导,最终让孩子开动脑筋。目前,这所学校的学生已经拿到了4000多项国家专利,每年都有学生凭借创新获奖,以此作为参与高校自主招生的降分录取项。李昌旺说,章丘四中高一二班的刘一是一个爱吃冰棍的女孩,由于天气热,不想出门买冰棍,于是她设计了一个“懒人冰棍机”,其原理是利用硝酸铵溶解在水中吸热。刘一在冰棍模具盒里放置了一排圆环形管道,然后把水加入模具盒里,再加入硝酸铵迅速吸收水中的热量,一盒子水就变成冰棍了,整个过程只要15秒。重庆晚报记者王渝凤科学家教你如何培养孩子黄吉虎膝下有两个孩子,而且都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因此,黄吉虎在培养孩子方面自有一番感悟,他建议家长们可以注意4个方面。习惯让孩子养成“今日事今日毕”的习惯,不要拖拉,无论是上课、做作业,还是玩耍,都要分得清、做得好,最终培养起孩子良好的独立性。恒心黄吉虎说,做事情要有始有终,一定不能让孩子“东一榔头,西一棒”,轻言放弃。专心专心做事是一个良好的习惯,这对孩子后面的发展起到良好的基础作用。韧性黄吉虎说:“我认为,家长要让孩子明白一个观点——既然要做,就要做好。这可以培养一种有责任有担当的精神。”有担当的人,无论去哪里,都会成为有用之才。俗话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家长们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往往喜欢提前介入孩子的学习,为他们报名参加各种才艺知识培训班。然而,这样的教育到底有没有效果?11日,由重庆市发明协会和重庆云阳职教中心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科技与创新教育经验交流暨培训会”上,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国家两弹一星专家黄吉虎给热衷为孩子报班的家长们泼了一盆冷水: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不等于挨个学兴趣班。

双林中学怎么样

五十年来,学校为国家培养输送了近万名初高中毕业生, 经济日报副总编罗开富、科大西校区办公室主任黄吉虎等, 均是我校毕业生。学校始终坚持把德育放在首位, 先后被评为郊区先进单位,市社会实践活动先进单位,省创新实践教育先进集体, 全国少先队读书活动先进集体,被省宣传部、 省教委评为“知香港,爱祖国”读书教育活动优胜奖。
学校一直以其严谨的学风, 整肃的校风和令人瞩目的成绩而享有良好的声誉。1961年, 首届高中毕业生以高考一线88%的成绩名列全省上游。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 我校高考升学率一直名列郊区6所完中前茅,1985年文科上线率为97%。 83届学生王福强同学获全国数学竞赛二等奖,88届学生沈建强获全国数学竞赛省二等奖。 88届学生陈欢获华东六省一市作文比赛一等奖,85届学生徐枫获上海经济区十城市作文比赛一等奖,学校还成为我市唯一所蝉联两届“飞英”杯作文竞赛一等崐奖的学校。

黄吉虎,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

南充五星中学学校简介

在美丽富庶、人杰地灵的凤凰古镇——双林镇上,有一所远近闻名的高中名校——双林中学。双林中学创办于1947年,是湖州市高中办学历史最长的学校之一。学校学校现占地46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3000平方米,30个教学班,教职员工120人。
学校各类配套设施一流。建有教学楼、行政楼、科学馆、图书信息中心、塑胶运动场。拥有校园计算机网络系统、闭路电视系统、音响系统和通讯系统,而且每个教室都装配了现代化的多媒体教学设备。
学校校园绿草如茵,花木争艳,环境幽雅。学校于2003年评定为“浙江省二级重点中学”。
60年辛勤耕耘,60年春华秋实。从双中走出了罗开富、黄吉虎等一大批国家级的专家学者, 28名博士后, 培养出了全国奥数一等奖获得者王富强,06届毕业生章娴成为我市第1名空军女飞行员。一大批优秀的毕业生进入一流重点大学深造,教育质量稳步提升,高考升学连年创优。学校以自己深厚的底蕴和过硬的质量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好评。
优异的办学成绩,得益于学校有一支勇于创新的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学校先后培养出了全国优秀教师、优秀教育工作者2名,省市教坛新秀、学科带头人5名,市级名师16名。106名专任教师中高职称比例近80%,列全市同类学校前茅。55名教师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专业文章265篇,主编、参编教辅用书58种。
学校秉承“勤奋、守纪、求实、创新”的校风,坚持以教育教学为中心,努力实践 “以人为本,促进全面”的教育理念,倡导“启心智、强素质、促创新”的发展型教育,形成了双林中学“重基础、重能力、重个性、重发展和充分尊重和体现学生的主体性”的“四重一主”的教学原则,着力培养学生的创新实践能力。
学校设立蓉湖奖学金,着力培养优秀学生,并坚持把德育放在突出重要的位置,以构建和谐校园为目标,多形式、多载体、多阵地开展德育教育活动,以“团结、友爱、进步、奉献”的主题激励青年学生健康成长。
学校开展丰富多彩社团、文艺活动,丰富学生的校园文化生活,培养学生多方面素质能力。
“古有凤凰飞,今有雄鹰翔”(校歌词),有理想就有未来,欢迎优秀初中毕业生报考我校,双林中学将助您放飞美丽的大学之梦。

黄吉虎,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

我眼中的郭沫若1000字

我第一次知道稍”立体”一点的郭沫若,与高中时有些不同,他的种种”劣行”,尤其是关乎他私人情感方面的记载,让我很是气愤,郭沫若在我心中的形象尽毁了.”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终究不是’好人’”,我当时是这样想的.现在想来这种观念与小女孩心中美好的王子梦是有关系的,我决不能容忍王子纯净的坐骑上有一根杂毛,尤其是这毛还与爱情有关,有一段时间我拒绝看他的作品,甚至于厌恶图书馆里为何有那么多关于他的书,更”可恶”的是很多书还印有他的肖像,”笑得倒是好看,就是不干好事”.
后来,由于学习的需要我必须要看他的东西了,因为老师明确表态郭沫若是考试重点.我倒吸了一口气.不明白老师为何非要考他.某天当我坐在教室里看了很久他的书时,我开始不由自主地佩服他了,他的确非同凡响,他的才华横溢让我有些着迷,为何它能 研究出那么枯涩的甲骨文呢?而且在文革中他的两个儿子先后死去,他的文革岁月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么舒服.我开始有一些理解他.
直至今日,我发现很多文章仍然不惜将”无耻”二字冠在郭沫若的名字之前,大谈他生命中唯一的亮点只是那篇,《请看今日之蒋介石》,而那文章又似乎想把这唯一的亮点抹杀干净,说他与汪精卫、蒋介石的种种过往。更多的是在写他对这二人是如何巴结讨好,像只丧家之犬,有奶便是娘。好像郭沫若这三个字得罪了全中国的文人,确乎应该口诛笔伐,下十八层地狱是太便宜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也许与中国人太重道德品性有关。但也难免会有附和、夸张之声。郭沫若确实人品缺点重重,但我认为但凡是人都有趋利避害之本能,哪个不想过得好一点,维护好自己的名誉地位。与个人情感相比我认为大家痛恨他不过是因为他那恭维政治,歌颂时代的恶心言语(在此暂不称其为诗)。可是当时全国上下就是如此的形势,他一个几十岁的老翁又能做些什么呢?难道他的几首诗、他的正直能阻止文革的发生吗?答案是明确的,而且他的话是怎么也难与林彪的颂歌相比拟的。我的一位老师曾言,他是无论如何也不知道林彪是如何想出那些话的。进一步来说,郭沫若昔日的保乌纱行为与今日之贪官污吏相比是干净得多了,至少他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没有鲸吞人民的血汗。
我一直认为人是非常复杂的情感动物,在任何一种人生下过活的人类都有他自己独特的体验,没有人必须为什么去付出、去担当。我们可以不屑他的为人,但他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我总觉得一个人如果能在某一方面上有史的贡献,就不应该一直被谩骂、被侮辱,毕竟把你我换到他的位子上都不一定是现在的郭沫若。再者,与他品行同类的人不胜枚举,为何别人可以苟且偷安甚至安享名誉之欢,为什么不可给郭沫若一个立锥之地呢?
平心而论,中国科大这些严肃有余而活泼不足的高端学术成果,尚不足以打动处在科学王国之外旁观打量的我,真正令我砰然心动的是这所学府50多个春秋风雨中流露出的春风化雨般的人文情怀,一直如涓涓溪流浇灌滋润着我的心田,使我原本已变得越来越坚硬的心,又渐渐地润朗起来,柔软起来,甚至不能自已,不止一次潸然泪下。让我感到在这种人文沃土上成长起来的孩子,更懂得知恩图报,心怀悲悯,目中有人,知道有所担当,会自觉传承人类文明薪火。所以把孩子送入科大的怀抱,自我感觉应该更令人放心安心踏实。
我不认为作为文史学界泰斗的郭沫若,对一个以理工为主攻方向的大学在学术上有什么根本性的提升作用;我不认为作为文学家和国家文联主席的郭沫若,为科大所作的那首明显带有那个时代政治色彩的校歌歌词,有多少永恒的艺术魅力;我也不认为作为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利用近水楼台的便利条件,为科大募集了一批批大师莅临讲学,是他的分外之事。令我心动和刮目相看的是郭沫若作为一个大学校长和一个充满人文情怀的学者兼长者,对科大学子们的那腔慈父般的殷殷挚爱之情,以及由此为科大播下的那颗至今仍令人间温暖向往不已,并一代代传承的师生之谊的火种。
如今的中国大学校长们,无一不例外地都成了他自己麾下学生们眼中熟悉的陌生人,一个个如泰山尊神般高高在上,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学生们四年漫长的求学生涯中,能与自己仰慕的校长当面说上几句话的学生,可以毫无顾忌地判断,这样的学生肯定是凤毛麟角,甚至可以说几乎为零。如今学生们眼里的校长,仅是那个在毕业典礼上讲讲话、在毕业文凭上签下章的一个符号化了的人物而已。所以才有今年华中科大校长李培根,仅凭一连串流行的网络语言,就使他的讲话与形象飙红各大网络,出人意料地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根叔”,一夜之间走红大江南北!一位校长在学生毕业典礼上的一篇例常发言,不触及任何实际问题,看不出有多少深刻见解,甚至回避了当代高等教育的敏感问题,只是契合了一下当下学子们流行的网络语境和口吻,老院士秀了一把嫩而已,就能令数千学子倍感亲切,欢呼跳跃,感慨零涕!说明如今我们的学生是很容易满足的,校长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如此现象走红,不知该是我们这个时代大学校长的幸运,还是悲哀?
而50多年前,作为中国科大校长的郭沫若,远没有这种当下调侃似的轻松与幸运。在中国科大早期影像史料和第一代科大人的回忆中,经常不是与他的弟子们在校园里一起谈笑风生,就是一块站着在学生食堂就餐,抑或一起与同学们跳舞联欢,一块席地而坐看露天演出···当时的学生黄吉虎教授回忆说,当年他就曾不知天高地厚踩掉过被同学簇拥的郭沫若的一只布鞋,弄得年近古稀的老校长,不得不临时借穿他秘书的鞋救急,才得以继续行走。如果是在当下,这种情境中也一定会有学生高呼他“郭叔”甚至“郭爷”。但第一代科大人回忆郭沫若校长时的口吻,都是心存无限感激,饱含温暖,深情脉脉,像是在说自己的温馨家事,与一位久别的慈爱父兄攀谈,却不见有类似如今时兴的“郭叔”、“郭爷”式的拉风称谓。出现郭沫若校长活跃在学生人群当中的身影和描述。那个年代里黑白身影的郭沫若,

黄吉虎,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

以上就是关于黄吉虎,为什么当年别的省不愿接收中科大的学生的全部内容,以及黄吉虎的相关内容,希望能够帮到您。

正文完
 
评论(没有评论)